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怎幺办:《亲情,也需要界线》

2020-07-24 694 views

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怎幺办:《亲情,也需要界线》 

Eric Maisel

译|黄庭敏

  有些家庭的特徵是霸凌、攻击或虐待,有时候这种行为严重到犯法的程度;即使还没有如此严重,这些情况仍然是残酷伤人的。更糟糕的是,这些残酷行为会传染下去。爸爸欺负自己的大儿子;儿子自己知道被欺负的感觉有多幺可怕,理应更清楚知道这样不好才对,却反过来欺负弟弟。自己受到伤害的时候,似乎只教会了我们如何去伤害别人,而非提醒我们不要伤害别人──这是人性中令人遗憾的特徵!

  霸凌的情况经常是发生在年纪较长的兄姊欺负年纪较小的弟妹。我的当事人玛雅,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,仍然觉得每次与哥哥们互动时都会被欺负,而家里的经济主导权仍全部由他们做主,作风强硬。虽然他们长大后就没有像小时候那样打过她,但是每当他们在场,她仍然会感受到在生理上备受威胁,并相信如果她挺身反抗,他们当中随便哪一个人都準备好要动手攻击她。

  欺凌和攻击可以有很多种形式。伴侣可能以心理上的霸凌或肢体上的恐吓去欺负另一半;父母则可能对孩子採取攻击和虐待的行为;祖父母也可能在肢体上虐待和欺负孙子;青少年则可能情绪失控,对父母动粗。

  最后一种互动状态可能听起来令人惊讶,但,事实上,家中青春期的孩子确实较常是恶霸、虐待者或侵略者。

  孩子暴力对待父母的事件虽然较少被声张,但是实际发生的频率却不比父母对孩子施暴的比例低。我曾经採访经营「击败暴力循环谘询机构」(Breaking the Cycle Consulting)的婚姻和家族执业治疗师罗莉.里德(Laurie Reid),她便观察到下列情况:

  了解孩子对父母虐待的重要关键是,要知道它肯定不是这个阶段发生完之后就会结束的。这种形式的家庭暴力⋯⋯被定义为「孩子以任何一种伤害、贬低他人的行为,对父母或照顾者造成生理及心理或经济上的忧虑痛苦⋯⋯」父母经常感到尴尬无助,甚至求助无门,因为害怕吃上官司,这种发生于家中的暴力行为也很少被举报。父母为了避免遭受公共和社会体系的审判而淡化暴力及虐待行径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⋯⋯当孩子突然产生攻击父母的行为时,大多数父母经常会认为只是孩子一时发作的脾气,这个阶段很快就会过去⋯⋯但是当这些行为变成虐待时,就不再是小问题,而是需要立即解决的大问题。

  也许你家里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严重到这个程度,但是也接近霸凌了。如果你身为家长,孩子的欺凌行为让家庭生活变得有害身心,以下是雪莉.高登(Sherri Gordon)在网站 Verywell.com 上提供的办法:

  •不要忽视手足之间的粗暴行为。虽然手足互相吵架和捉弄是正常的,但是绝不应该忽视长期恶劣的行为,无论是在言语还是肢体方面。

  •认识孩子的朋友。孩子的朋友往往会对他们的行为产生巨大的影响,在霸凌方面,同侪压力是非常强大的力量。

  •和孩子谈论霸凌行为。确保你的孩子知道生活中原本就充满不同意见,但是打人、骂人和责怪,从来都不是解决之道。

  •培养同理心。与孩子一起辨识他们的行为如何影响他人。一定要问孩子的问题是:当别人以他对待他人的方式对待自己,他做何感想。

  •立即停止霸凌行为。如果你发现孩子是霸凌者或网路霸凌者,请採取措施,立即终止这样的行为。一定要迅速採取行动,并面对合理的后果。

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怎幺办:《亲情,也需要界线》

  以意志力、勇气及专注当下来解决问题

  我的当事人,琼的情况是这样的。

  过去一年里,一些极度糟糕的事情逐渐浮现在琼的生活中。她的先生是一位相当成功的医生,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经常欺负她。他的性格让她害怕,他总是在她面前嘲笑或指责他的病人,每次他侮辱她、她的家人或他们的朋友时,她都会吓得脸色惨白。儘管如此,她还是学着容忍他恶毒伤人的言语。现在新的状况是,她的一对双胞胎儿子,已经十一岁了,开始步上他们爸爸的后尘,有样学样。

  他们变成了小坏蛋,嘲笑她、拒绝听她的话、重複爸爸的羞辱言语,与爸爸合作而变成了坏蛋三人组。琼请求他们不要这样,却反而再度被嘲笑。

  先生觉得她的担忧很荒谬,并且乐于与儿子们一国。当她试图与父母解释发生的情况时,他们也不想听。即便她与两位姊妹关係良好,但是与其他家人分享这样的感受和担忧,却又让她感到为难丢脸,她不知道该怎幺做。

  琼和我解释了所有状况,我要她想想,如何使用她的工具箱。她想到两个办法。首先,她相信如果自己能更专注处理当下的情况,儿子比较不可能欺负她。其次,她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更清楚地表达自我,别再犹豫,也别总是一直道歉。我要她把这两个办法转化为具体行动,她则想出了两个行动。

  首先,当儿子欺负她时,她决定什幺也不说,稳稳不动,以目光震慑他们,她要让儿子感受到自己的存在。一旦他们感觉到她的存在,她就会说:「不可以再这样说我。」

  我们同意,她需要意志力和勇气来解决这个问题,她也说一定要努力试试,也要表现出更专注当下的能力,再和我报告结果。

  三天后,我收到了她的电子邮件,琼写道:

  我做到了。两个儿子在午餐时嘲笑我帮他们做三明治的模样,我立刻停下手边进行中的三明治料理,站在那里,盯着他们。起初他们只是在笑( 继续嘲笑),然后,他们的笑声变得有些紧张了。最后,亚当说:「怎幺了,妈妈?」我以非常缓慢而有力的语气说:「不可以再这样说我。」

  他们只是盯着我看,不过,我觉得有点不一样了。之后,他们就比较安静⋯⋯而且不那幺恶毒⋯⋯

  我不知道,可能是好事发生了。

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怎幺办:《亲情,也需要界线》

  当受害者是儿童时

  当然,更常见的情况是孩童受到虐待,施虐者则是大人。

  那幺,孩童在施暴家庭中又该如何保护自己?根据研究人员卡本奈(Carbonell)、雷因赫兹(Reinherz)和毕尔兹里(Beardslee)的说法,儿童使用的两种主要方法是「有计划的逃避」及「寻求和启动支持」:

  虽然之前的研究已经把「逃避」视为在逆境中经常使用的应付策略(儘管效果有限),但是我们听到受访者所描述的情况在本质上是不同的。他们并不否认环境确实很艰辛,但也没有表示自己都是顺从而被动的;相反的,他们谈到在逆境中的逃避方式,通常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採用了积极和有计划的策略,保护自己免于伤害。在逆境中使用逃避方式的受访者描述到,他们为了避免遭受到暴力情况,确实发展出一套策略。受访者还强调社会支持在他们人生中的重要性。在参与者可能没办法独自找到应付的方法时,转向他人并寻求帮助,确实提供了一种管道。

  诀窍 釐清事情,谁站在你这边?

  在家庭中遭受暴力的儿童和年轻人,以下是我给的建议。

  如果你经历了霸凌、粗暴行为或被虐待,可以的话,请在家族中寻找盟友。你的家族中是否有人知道你被欺负,并且认为这样不对?这个人可能是祖父母、阿姨或叔叔,或表兄弟姊妹 —— 现在科技这幺进步,即使对方住在世界的另一边,要与盟友保持联繫也是很容易的。这个人可能会成为可信赖的知己,你可以和他倾诉心事,你的情绪才不会一直被压抑,你的遭遇才有宣洩的出口。

  但是,盟友不仅仅是可信赖的知己:这个人是与你一起计划的人,也可能用其他的方式干预或帮助你。列出家族中的每个人,无论年纪多大或多年轻、住得是近还是远,把盟友候选人全都画星做记号。联络他们其中一个人,并告诉对方:「我需要告诉你一件事,可以吗?」如果没有成功(那个人似乎不太关心或同情心不足),试试你名单里的下一位人选,试着至少找到一位盟友!

  也试着在家庭之外建立盟友,盟友永远不嫌多!你可以找老师、学校辅导员、教练、主日学老师,或像社工这样的专业人士来帮忙,他们的工作是要保护你。无论是寻求援助、揭露家庭祕密,或展开各种可能必要的过程,最终可能涉及社工人员的介入和刑事诉讼。当然,这样一来似乎很可怕 —— 你的生活可能会面临巨大的破坏和变化。但是,如果你受到伤害,就必须考虑寻求援助;寻找盟友也是选择之一。

  对于处在这种困境的青少年,运用智慧、把眼光放远,对他们也有好处。心理学家玛丽.哈特维尔—沃克(Marie Hartwell-Walker)如此建议:

  说起来可能不公平,但是我们仍需面对现实。不关爱你的父母不会为了你日后的独立而事先筹划;当你搬出去的时候,他们只会高兴而已。你需要学习离家在外求生的技巧,这个任务落在你自己身上。列出你需要会做的事情,从自己洗衣服到管理财务,然后着手学习如何实际去做。找份工作并开始存钱,这样你就可以在高中毕业那天立刻脱离家庭,自己租一个地方住。取得好成绩,并请学校辅导员帮助你找到奖学金,以便你可以离家去上大学。

  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运用智慧

  你必须随机应变,才能在霸凌、攻击或虐待的家庭中生存下来。

  以下有一些需要运用智慧的事情提供你参考:

  •爸爸下班回家之后,是否变得特别恶劣、行为粗暴,到了晚上再晚一点的时候就变得比较温和(或者只是更想睡觉)?如果是这样,当他刚回到家时,请避开他才是明智之举。

  •当姊姊听到你在学校表现优异时,她会特别虐待你吗?那幺就不要与她分享你在学校的成就,才算聪明。

  •酒精或毒品跟家人问题有关吗?那幺,去了解「帮助人们戒酒戒毒的计划」并考虑参加戒瘾治疗会议才是明智的。

  •你喜欢嘲弄家里的恶霸吗?那样真的对你有用吗?如果没有,停止那些嘲弄行为吧!

  •施虐者是偶尔来拜访的人,比如叔叔,还是祖父母?他或她要来的时候,你会先被通知吗?当他或她来访时,确保自己离开现场,或安全地待在你的房间里,才是明智的。

  •总是霸凌你的这个成年人,是否会无预警的来到你家?那幺当他或她突然出现时,想办法尽快离开家里,或让自己待在上锁的房间内确保安全,才是上策。

  •你确实知道家庭运转的模式吗?那就将你明白的资讯转成你的优势,这幺做才是上策!

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怎幺办:《亲情,也需要界线》

  练习 改变要趁早

  我们都背负着从周遭而来的重担:没有成就感的工作、没有爱的婚姻、我们所爱的人有烦恼、来自大环境的威胁,或挫败的希望和梦想。当然,也包括了我们在本单元中讨论的所有情况――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,这些情况都会损害我们的心理健康。

  通常,这些情况不易改变。事实上,知道自己必须改变的人通常花了五、六年的时间,才能真正做出改变,这种情况很常见。有时候改变永远不会发生,痛苦仍然存在。当我们继续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,很容易觉得生活令人沮丧。我们想尽法子要应付这些挫折,结果用的方法反而伤害了自己,然后又成为另一个令人沮丧的局面:现在我们不仅要处理原本没有成就感的工作,还要面对过度购物、看A片、酗酒或吸毒等问题 ―― 因为我们用了错误的法子来逃避原始的问题。

  以下的练习可以帮助你。想像一下,你知道自己需要改变。假设你要找个盟友,来支持自己努力结束正遭遇到的霸凌行为;找到盟友可能很困难,要花很久的时间。有个小步骤:请替这项挑战取名为,「要趁早」。

  当然,只说这几个字不会改变你的情况。不过,这幺做会让这个念头在你的脑海中突显生根,让你更有自信,感觉更有能力来改变。这个口号标誌着可能性:也许这个改变确实可以早点发生,而非一等再等。它会激发你的大脑寻找解决方案,并一再提醒你。口号本身不是改变,却能打开改变的大门。

  改变牵涉到风险。即使只是对自己建议「需要改变」也是有风险的,因为之前可能下定决心的计画都未曾实现,反倒担心再次失望。这时,需要的是勇气。从工具箱中取出你的勇气,找出你在处境中需要做出的改变,然后,告诉自己:「改变要趁早。」

  把这个口号说个几遍,让这些话在你体内反覆迴荡。如果这句话最后激发了你做出改变,恭喜你!或者,即使你没有真正开始改变,请让这句简单的话起个头,支持自己继续改变。

  「改变要趁早」,这句话多幺具有威力!请试试这个练习。

(本文为《亲情,也需要界限: 认清10种家庭问题X8种告别伤害的方法,找回圆满的自己》部分书摘) 

生活在霸凌、攻击和虐待的家庭中怎幺办:《亲情,也需要界线》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亲情,也需要界限: 认清10种家庭问题X8种告别伤害的方法,找回圆满的自己》 Overcoming Your Difficult Family: 8 Skills for Thriving in Any Family Situation

作者:Eric Maisel

出版:大好书屋

[TAAZE] [博客来]

上一篇: 下一篇: